您好,欢迎访问这里是您的网站名称官网!

发布时间:2021-02-22 17:20:07浏览次数:

华美平台:证券投资巨亏 华鑫信托向红太阳控股股东追讨1.7亿元

证券投资巨亏 华鑫信托向红太阳控股股东追讨1.7亿元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一份裁定书,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南京第一农药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第一农药”)的上诉,支持一审法院做出的驳回其管辖权异议申请的裁定。牵涉到华鑫信托与上市公司红太阳(000525.SZ)资金纠葛的案子有了一些进展。

  2017年11月9日,华鑫信托发行设立的“华鑫信托·智选22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智选22号”)依法成立,信托计划下的委托财产用于投资二级市场股票。

  增信措施方面,在智选22号成立的同时,华鑫信托与第一农药签订了《差额付款合同》,约定在信托计划终止日,如果信托计划项下的财产中的现金资产不足以支付全体受益人初始信托资金及信托计划基本准收益时,由第一农药履行差额补足义务。

  资料显示,智选22号实际上是买了1066万股红太阳。在红太阳公布的2017年年报中,智选22号新进成为公司第四大股东,华鑫信托另一只产品智选20号为第三大股东,两只产品的持股仅次于控股股东第一农药和其子公司红太阳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红太阳集团”)。不同的是,智选20号比智选22号更早一步,2017年三季报时已进入红太阳十大股东名列。

  2017年,环保压力之下,百草枯、草甘膦等农药品种强势涨价,极力丰富产业链的红太阳开启“买买买”模式,7280万元收购山东科信生物化学有限公司70%股权,先后对3家子公司安徽瑞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云阳三阳化工有限公司、红太阳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分别增资1.68亿元、2.743亿元、1.68亿元,又出资1.8亿元联合第一农药共同设立南京红太阳金控供应链有限公司。

  这一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的54.13%提升至64.25%。

  始料不及的是,第一农药通过华鑫信托融资买入股份后恰逢2018年股市暴跌。2018年3月,红太阳股价触及24.40元/股的高位后开始一路下跌,表现十分低迷。

  担忧信托财产无法实现增值的目的,华鑫信托宣布智选22号于2019年11月26日提前终止。此时,红太阳股价已经跌至8元/股附近。从信托计划成立日到提前终止日,红太阳股价累计下跌63.72%。数据显示,智选22号在2019年11月22日披露的最后一次净值为0.7286元。

  产品终止后,华鑫信托要求第一农药履行差额补足义务,但第一农药一直拒不支付。华鑫信托又与红太阳集团签订《保证合同》,约定红太阳集团为第一农药的差额补足义务的履行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如今看来,华鑫信托并未如愿,才走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华鑫信托请求判令第一农药向华鑫信托支付差额补足款1.06亿元,违约金1679.11万元和律师费、财产保全担保费用等,红太阳集团承担连带责任。

  华鑫信托官网上并没有关于智选22号的相关信息,共同投资红太阳的智选20号的清算报告已于2019年11月公布。华鑫信托客服则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公司仅为持有人提供查询服务。上市公司的公告中,两只产品也仅仅出现在定期报告的股东名单。

  对这种大股东用信托产品融资买入自家公司股票的行为,新古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怀涛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如果依法进行了信息披露,资金来源不问出处,可以是自筹或者融资。如果不进行信息披露,将资金交由其他人,在某些时机买入,则可能构成内幕交易或操纵市场,属于违规行为,严重的会构成犯罪。”

  事实上,红太阳近两年罚单不断。先是因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等重大事项,红太阳2019年度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意见和否定意见的内控审计意见,而后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于2020年7月被立案调查。2019年业绩变脸让公司收到了江苏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监管措施,被深交所通报批评,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作为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信托公司,华鑫信托成立于2010年2月。在信托公司的增资潮中,2020年12月,华鑫信托刚刚完成了22.5亿元的增资计划,注册资本增加至58.25亿元。